吴某某不服杭州市富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的复议申请
发布时间: 2020-05-22 15:23:49    来源: 区法制办

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

 

杭富政复〔202011

申请人:吴某某,男,汉族,住江苏省邳州市。

被申请人:杭州市富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富阳区富春街道恩波大道1128号永和大厦。

法定代表人:丁中苏,局长。

委托代理人:陆华芳,浙江五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金加进,浙江五勤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编号为富人社工伤不予认定(2019)第314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已于2020年2月27日依法受理并进行了审理。因情况复杂,本机关未能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复议期限延期三十日。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 2019年12月16日,申请人收到被申请人编号为富人社工伤不予认定(2019)第3147号对申请人吴某某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申请人认为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申请人不服,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决定书认为申请人吴某某在下班后与另外三名同事一起外出,申请人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认定事实错误。2019年4月18日,申请人吴某某与杭州某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自19年4月18日起至所担任本岗位工作(任务)完成时终止的劳动合同,被派遣到某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市富阳县杭富城际路铁路工程士建施工SXXF-9标项目部机械班从事开挖机、机修(维修挖机、吊车、码头吊、龙门、铲车)工作。

1、申请人吴某某属于为购买维修张某某所开码头吊故障配件大盘镙丝的因工外出。2019年8月27日傍晚,申请人同班长马某(因马某身体健康原因休息一段时间)对账报销申请人(因马某休息期间)垫付购买修理有关机械设备零配件款项的票据账目至当晚8时左右:核对完后,因开码头吊的张某某8月26日下午跟我说码头吊大盘镙丝坏了,并且把坏的大盘镙丝交给我去购买同样式尺寸的8月27日上午上班的时候,张某某又找我要购买大盘镙丝,白天在工地附近几家五金店寻问,没有相同样式尺寸的大盘镙丝,所以申请人27日晚上抽空去高桥镇购买;在现场,申请人把坏的大盘镙丝放在轻便摩托车放置茶杯处,恰好当时,吴某某、杨某某、马某某要外出吃夜饭和玩,由于电动轻便摩托车不够,吴某某、杨某某他们开了一辆轻便摩托车,申请人吴某某前往高桥镇购买大盘镙丝刚好同路马某某就搭乘申请人电动轻便摩托车顺风车。关于申请人吴某某因工购买大盘镙丝的这些真实情况,张某某、吴某某、杨某某都是知道和清楚的。申请人提供相关通话录音,来证明申请人确实是因工购买大盘镙丝的真实、客观、关联的情况。

2、申请人吴某某因工外出购买大盘镙丝,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且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

申请人驾驶两轮电动轻便摩托车,马某某坐在我车上,途径沪瑞线244KM+350m富阳区过境线路口时,是8月27日晚上8时21分许,遇曹某(男,住杭州市富阳区)驾驶浙A1Q5XX号货车沿沪瑞线由北向南行驶至沪瑞线244KM+350m富阳区过境线路口右转弯时,与由北向南中请人吴某某驾驶的两轮电动轻便摩托车发生碰撞并碾压,造成中请人受伤,两轮电动轻便摩托车乘员马某某当场死亡以及两轮电动轻便摩托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2019年9月4日,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交警大队作出第3301831201900003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曹某承担该事故主要责任,吴某某承担该事故次要责任,马某某不承担事故责任。申请人吴某某因工外出购买大盘镙丝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

二、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决定书作出“吴某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现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意见,对此,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没有全面充分听取中请人的陈述,没有进行深入细致全面的调查,导致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中请人上面已说到,为购买维修码头吊配件大盘课丝而因公外出,确属于工作原因,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在此,请求复议机关公正执法,准确把握法律精神内涵,对本案作出公正公平处理。为此,中请人依照《行政复议法》的有关规定提请复议,请求复议机关本着实事求是,贯彻公正公平的原则对本起事故作出复议结果,以维护申请人合法的劳动权益。

申请人同时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劳动合同》复印件1份;(2)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3)张某某、杨某某、马某通话录音、光盘3盘。以上证据材料均为复印件。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本案不构成工伤,事实清楚。1、根据2019年8月30日向公安机关交通部门对申请人吴某某询问笔录,吴某某本人陈述2019年8月27日晚上,其驾驶电动车驶往银湖街道(高桥镇上)是吃饭去的:结合用人单位杭州某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的情况说明资料和答复人依法调查,2019年8月27日,吴某某于傍晚17时左右正常下班,后于当晚20时许与同事相约一起外出吃饭体闲,吴某某骑电动轻便摩托车(搭乘同事马某某),途经沪瑞线244KM+350M富阳区过境线路口时,与他人驾驶的车辆相撞发生交通事故,致吴某某本人受伤、马某某死亡,吴某某负次要责任,经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治疗,吴某某伤情诊断为多发伤下肢开放性损物,左下肢皮肤撕脱伤、阴茎皮肤撕脱伤、右下肢软组织挫擦伤。2、申请人吴某某在事发当天正常下班后与同事相约一起外出吃级休闲,发生交通事故,本人负次要责任,致吴某某受伤经医院诊断为多发伤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3、本案中,中请人吴某某认为其“因工外出购买大盘锯丝,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综合本案证据,可以认定,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在事发当晚,未安排申请人吴某某外出购买大盘镙丝的工作,故申请人本案复议理由不成立。

二、本案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1、答复人收到本案工伤认定申请后,经审核认为符合受理要件受理其工伤认定中请。受理后,依法向用人单位发出举证告知书,告知其举证权利:用人单位向答复人提供了情况说明资料:答复人依法向公安机构和申请人同事等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情况,综合全案证据,答复人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依法送达双方当事人,程序合法。2、吴某某在正常下班后,非工作原因,外出发生交通受伤(本人负次要责任),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故不子认定,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答复人认为,本案作出的富人社工伤不予认定(2019)第14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贵机关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同时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工伤认定申请表(附申请人自述交通事故发生情况);(2)吴某某身份证;(3)杭州某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注册信息查询;(4)劳动合同1份、工资明细5份;(5)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6)浙医二院急诊病历、住院病人诊断证明书各1份;(7)受理单;(8)举证通知书、邮件详情单各1份;(9)情况说明(附杨某某情况说明);(10)询问笔录;(11)调查笔录6份(杨某某1份、马某2份、杨某某1份、刘某1份、张某1份);(12)《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一富人社工伤不予认定(2019)第3147号、送达回执、邮件详情单各1份,以上证据材料均为复印件。

经审理,本机关查明以下事实:

申请人吴某某于2019年4月18日与杭州某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劳务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自2019年4月18日日起至所担任本岗位工作完成时终止;吴某某同意在某某劳务公司杭富城际铁路工程土建施工SXXF-9标项目部挖机岗位工作,月工资5000元。

2019年8月27日,申请人在项目工地于傍晚17时左右正常下班,后于当晚20时许与同事马某某、杨某某、吴某某一行外出去富阳区银湖街道高桥镇,吴某某骑电动轻便摩托车(搭乘同事马某某),途经沪瑞线244KM+350M富阳区过境线路口时,与他人驾驶的车辆相撞发生交通事故,致吴某某本人受伤、马某某死亡。申请人经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人民医院治疗,伤情诊断为多发伤下肢开放性损物,左下肢皮肤斯脱伤、阴茎皮肤撕脱伤、右下肢软组织挫擦伤。后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9年9月4日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货车驾驶员曹某承担该事故主要责任,吴某某承担该事故次要责任,马某某不承担事故责任。

2019年10月17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同日,被申请人立案受理。经审查后,被申请人于2019年12月13日作出富人社(2019)第242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为申请人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故不予认定。2019年12月16日,被申请人将案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申请人方。申请人对此决定书不服,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

上述事实由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执、劳动合同、调查笔录等证据为证。

本机关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据此,被申请人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管理工作,具有作出案涉工伤决定的法定职权。

根据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交警大队民警于2019年8月30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人民医院对申请人吴某某的《询问笔录》记载,申请人称:我和马某某下班以后,我驾驶电瓶车,后面坐着马某某驶往银湖街道高桥镇吃饭去的。又结合其同事杨某某、马某的《调查笔录》,事故发当日申请人的下班时间是下午5点左右,事故发生时处日常下班时间。

又依据交警大队民警对申请人的《询问笔录》记载,申请人自认事发当时,其外出是去高桥镇吃饭去的,并未提及购买码头吊大盘螺丝的事由,且依据申请人主管马某以及同事杨钦杰的《调查笔录》,用工单位于当日并未指派申请人外出购买大盘螺丝,而是由工地采购员负责采买。此外,用人单位某某劳务公司于2019年10月25日向被申请人出具《8.27交通事故情况说明》:出事情的两名员工均当天下午五点下班,并无安排加班等另行工作,对员工外出目的,办公室管理人员并不知情。据此,结合本案现有证据材料,均不能证明申请人吴某某于事故发生当日系因采买挖机所需大盘螺丝这一专门事项而外出,即并非“因公外出”。

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本案中,结合现有证据材料,申请人吴某某事故发生当晚是去吃饭的,且无证据证明其因购买大盘螺丝的需要外出,并非“因工外出”的情形,故被申请人据此认定吴某某受到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关于认定工伤以及视同工伤的情形,不予认定工伤并无不当。

此外,关于工伤认定的程序方面,被申请人从收到申请、作出受理决定、调查取证、作出行政决定到决定书送达等程序均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和《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适当,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富人社工伤不予认定(2019)第3147号的具体行政行为。

申请人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

2020年5月13日


字体:    
打印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